某禽兽君

是个正直纯洁的帅比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花火大会的续




*




 




  “佐仓,要一起回去吗?”




  “要!一起一起!”




  “我今天骑脚踏车来的,所以让你坐后座。”




    呃…这对话似曾相识。  以前的我肯定会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前奏吗?!在后座感受他的体温,手因不知放在何处而心跳不已。」但是野崎君的话…果然还是协力车吧…呃…能和野崎君一起回家我已经很满足了。千代!你要加油!今天的话…一定可以成功的!




  “野崎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额…中国阴历的话,大年初七吧。西历是2月14日情人节。”




  “那…野崎君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生怕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结束。




  “说的也是。佐仓,我待会儿会出去一下,你能先帮我把这期稿平涂吗?最近新画了一个故事,你看看故事怎么样。”




  “呃…好…”




    出去一下啊…是不是有约了呢…果然把我当万能小助手使了啊。




    新故事、新故事,在哪儿呢?




    啊找到了。《开始恋爱吧》,梦野老师又要出新作了呢。




 




『野…野野野、野崎同学,我、我一直…都是你的粉丝!』




『野崎同学,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的说』




『呃…我…一开始是被他的身高和充满男人味的个性所吸引。』




『虽然我和他告白过,但是他一点都没察觉到我的心意。不过,因此我跟他慢慢有了交集。』




『喜欢』




 




『什么?你说什么?』




  花火大会那天你问的。




  我的回答。




 












     野崎一手提着蛋糕,一手环抱着可爱的熊。








  “你说的我都记得。我也喜欢。不止是烟花。”








   “千代,来恋爱吧。”













椎名もた 一路走好

我现在唯一的遗憾
就是很抱歉用这种方式认识您
我感到很愧疚
抱歉

这样了解您
听了您的歌
悲伤之感不禁溢出
抱歉

您的作品真的非常棒
十四岁的入殿作至您最后留下的作品
都非常的棒

希望您天堂一路走好
在天堂也可以继续创作更多美妙的音乐

您问长大了是什么样的
我想这样的我们都不知道
或许这样对您来说才是最好的吧
这样就可以不用长大了
不会失去魅力了
恩希望不再有悲伤
一路走好
愿你所处的地方都有鲜花盛开的美景

晚安
好梦


生贺

「凛,你有听过“上交国家”这话吗?最近好像很流行」「是吗?有人在你微博下留言“把国家队选手七濑遥上交国家”吗?」「是啊」「(๑╹∀╹๑) 遥其实我的小名叫国家!」「(脸一红)你看这人头像,红头发和你好像...啊...」「国家夫人。Happy birthday!」

随笔(2015-6-25)

放假了还好好的记得日期是个进步
生活着的人们循着各自运行的轨道不断前行着
每个人带着那份无奈顶着压力努力活下去

我也经历了那份无奈
学生时代不曾体验过的
来自对社会的压力的无奈
还有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无奈

师傅说他知道自己弱小所以要变得强大
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努力
但他可能就是那种执着的人吧

然而我很迷茫
大概在于我不愿意面对现实
编着各种理由欺骗自己

世界上有许多“不正常”的人
愤怒暴躁嫉妒贪心憎恶害怕
任由这些操控自己的身体
由着自己的愿望贪婪的笑着

最不愿提起的那个人成了最支持自己的人
一瞬间像是漫画的主角被洗白
完美的展现
当初一切都是无可奈何

不由得感叹这光环不错
可惜那不是她的

尽说些废话

贪婪的人接下来想做些什么呢
可能是累了
需要补充体力
贪婪的人啊接下来希望能够美美的睡一觉
永远不被打扰

未来日常

*未来梗

*短梗

*完结纪念

 

 

       佐仓千代坐在书桌前安静地涂着漫画,随即被跑进来的女儿打断。

    “麻美子怎么了?”千代停下来手中的笔,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的17岁孩子,千代想起了那时候高中的自己。

麻美子坐在地上将相册放在了桌上,用充满好奇的眼睛盯着千代。

    “啊呃..快停止光波!”

    “老爸每到截稿期他就和死尸一样,我已经不指望从他那里获取信息了。”

   “呃..因为截稿期快到了也是没有办法的吧..”千代看了看躺在地上睡得死死的野崎君,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来吧来吧”麻美子迫不及待的打开相册。

    “嗯。这个这个,是你濑尾阿姨和若松叔叔,前几天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濑尾阿姨可是声乐部里的罗蕾莱呢,若松叔叔当年就被这声音迷得死去活来的。绝对妻管严系列。”

    “若松叔叔看上去就很弱...”

    “还有堀叔叔和鹿岛...阿姨...嗯...啊过几天就是他们家王子的满月酒了...叫上小御子一起去参加吧。”

    “...我记得VCR里穿婚纱的是堀叔叔吧...还是我记错了?”

    “啊不不不,堀叔叔当时可是打赌输了,曾经他说过绝对不会娶鹿岛阿姨呢。”

    “啊...他们的故事下次听吧。趁老爸睡了我要听你们的故事!”

    “这个...”千代望了望躺着的野崎君,将手指放在嘴唇上,“秘密。”

    “诶...小气...”麻美子撇了撇嘴,“那我去问铃木君。”

“你老去小御子家,真由叔叔会生气的吧。”

“...我不管..”

 

…………

 

 

…………

 

 

 

那年夏天,烟花盛开,女孩轻轻的说了句“喜欢”。

男孩的回复淡淡的,让女孩的心里绽放出烟花。

“我也喜欢。”

“烟花。”

 

 

 

 

 

 

“还有你。”



中秋快乐

中秋节。

鬼灯提着大盒月饼去找白泽。


「白猪,给你的。」

「...你这家伙绝对是放了毒药什么的吧!」

「没有。反正你也不会吃死,吃吧。」

「说的也是...好吧。中秋快乐。那我就不客气了」

「怎么样?」

「嗯~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有这样的一面!话说这是什么馅啊,怪好吃的」

「脑...好吃就行。我回去了。」

「哦好不送」

白泽开心地吃着月饼,拍照留念。

#混蛋辅佐官送的月饼#

“新婚快乐白泽大人!”

“呜呜呜呜白泽大人这就是您最近不来花街的原因吗?!”

“啊白泽大人恭喜恭喜!”

“白泽大人~结婚了也要常来哦~”

   ......

莫名其妙的...


......


而此时回地狱的鬼灯正烦恼着白泽的礼服。


......

......

......





白泽也是第二天才明白众人所说的“新婚快乐”的含义。

恋爱这回事【26个单词系列】


文笔烂的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26个单词找的我好辛苦啊orz

有病的 有爱的故事(大概)

艾伦痴汉天使传

不喜欢的请及时右上角

不介意的请慢慢食用(鞠躬感激)

-----------------------------------------


Aspiration  强烈的愿望

想要触碰他,即使遥不可及

 

Behave  举止

和同事一起经过他的办公室时总会习惯性的调高说话的音量

 

Cumulation 累积

才发现自己的感情正在一点一点的增加

 

Devil 恶魔

利威尔先生犹如沉浸在漫长黑夜里的恶魔,慢慢地,吸引着我,已经逃不了了

 

Elegance  高雅

不得不说,利威尔先生真的是一个非常高雅的人。感觉距离又远了一些。

 

Fancy  迷恋

我对利威尔先生……

 

Genius  天才

利威尔先生每件事情都做的很完美。好让人羡慕啊。

 

Hawk  鹰

今天利威尔先生笑着对我说他是属鹰的,真是可爱的人

 

Indifference  冷淡

利威尔先生对工作以外的其他事物似乎都不太关心。工作狂..吗..

 

Joke  玩笑

趁着愚人节,我向利威尔先生告白了。要是被拒绝了也不会太难堪。

 

Kid  小孩

利威尔先生可能只当我是小孩吧,希望不要给他带来困扰。心里闷闷的好难受。

 

Liquor  烈酒

第一次尝试这个东西,也是醉了

 

Memory  记忆

喝了几口,感觉晕晕乎乎的,记忆被抽空,这样就好。

利威尔什么的我才不记得。明明是个死鱼眼面瘫腹黑小矮子。

 

Noise  噪声

周围好吵闹,就这么不放过一个刚失恋的人吗?大概是出现幻觉了吧,我似乎听到了利威尔先生的声音,这是忘记的前兆吗?

 

Overcoat 外套

感觉自己悬在半空中,太冷哆嗦了一下,感觉身上多了一件厚厚的外套

 

Praise 赞许

嗯..想起每次听到利威尔先生的赞许总会暗暗的做一个yes的动作。感觉好傻。

 

Quilt  被子

好香的味道啊。像是利威尔先生的,感觉好安心。

 

Rabbit  兔子

一只小白兔被拐进了大灰狼的窝里。凶多吉少。

 

Scare  恐慌

「利…利威尔先生…」我敢保证这一定是我一辈子碰到最恐怖的事情了,「非常非常对不起!如果您愿意让我负责的话…啊不您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真的非常对不起!」早上醒来就看见利威尔先生躺在我身边,啊希望我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情。

 

Tired 疲劳的

「你是笨蛋吗?困死了接着睡。你这家伙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利威尔先生的眉毛紧蹙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应该是让我躺下来吧?利威尔先生像是一晚上没睡的样子…我真的是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啊。

 

Until 直到……为止

直到利威尔先生醒来为止都不能动,会吵醒他的。真是一件既幸福又折磨的事。

 

Vice  邪恶

我的脑子里冒出好多邪恶的念头…不行不行,会被利威尔先生讨厌的。快忍住一定要忍住。

 

Whisper 低声说

「艾伦,我会对你负责的,乖乖等我就好」我听到利威尔先生低声说的话大吃一惊。

「不用不用是我对不起您。关于我们赤身躺在一起这件事我完全不介意!!再说您也拒绝了我的告白,这样太折磨您了…」我连忙摆手摇头拒绝。

「喂你好歹也给我介意啊,谁拒绝你的告白了?哪个白痴会在愚人节当天一脸羞红的跑到别人办公室里大吼我喜欢你然后不等别人回答就跑走的!」利威尔先生非常生气的吼了我。

「啊…抱歉….」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可是好开心….

 

Xenogenetic  自然发生的

恋爱是由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和血液中的复合胺一起作用的自然发生的现象

 

Yesterday 昨日

直到昨天我还是傻傻的单恋着。应该说,直到昨天我们都还是傻傻的单恋着。

 

Zero 零

就算全部归零,故事还是会从那年招聘开始。一个死鱼眼大叔不顾上司否决毅然决然的留下了一个有着碧绿色眼睛的天真少年开始。


人间失格

我想我只是作为一个读者来表达内心的想法

《人间失格》这本书我很早就拜读过了
关于读后感从那时候就想写了
至今仍未动手

我大概是担心以我稚嫩的文笔没法表达作者的感受

关于这本书的作者
身边的人似乎很少知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听过他的名字

太宰治
或许很多人会因为他的遗言记住他
“不要绝望,再次告别”

我想
《人间失格》和《斜阳》应该都是他的自传体吧

川端康成说过
死亡是最高的艺术
我觉得这可以作为对太宰治最好的评价了
他创造了五次的艺术

我若是生活在那个年代
对这个男人的情感应该不是出于仰慕而是同情
对于与芥川奖擦肩而过的他

突然想到要写是因为看到了改编的漫画
与其他表达负面情感的作品不一样的
这部作品很平淡的描写了性、金钱、绝望、人性
说实话看到R18画面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检查的人大概也是因为这是一部佳作而没有认真吧【笑

“扮小丑是我对人生最后的求爱”

而我喜欢这部作品大概也是出于共鸣这类的

与临也不同的
叶藏害怕着人类

这样的画风让我又想起另外一个人
death note 的男主夜神月

非法
这偷偷觉得这种事情
很有趣
甚至
让我觉得很舒服

很多人会讨厌这种
大抵说着“啊这种人好恶心好讨厌啊”“这种人还不如去死算了”

我觉得我能理解那样的他的感受

当我靠近她的时候
我的身体也会被那气流包覆
并跟我的心中那多少有点
凶狠的阴瘆气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就像是「附着在水底岩石上的枯叶」
那样
让我能够远离恐怖与不安

那个女人死了
只有我活了下来

当我再次想到那样的场景
我只是想说
对不起
明明是一个有着才华的英俊男子

罪人
堀木是这么形容他的

纯真的信赖性就是罪恶的源头

神不会放过正在堕落的人
也不会解救这种人

理性与非理性在不断脱节拉锯责任
最终生命在自我沉沦与放逐中跌入毁减灭绝

可悲的男人啊

对于太宰治来说
死是最好的解脱
但愿他能够在另一个世界摆脱束缚得到幸福吧

自制 嗯。这应该是我高中时期的最后一个视频了。十分感谢大家的收看。明年我会回来的hhhhh【变成高三狗了也想要小伙伴【滚来滚去。再一次,如果不嫌弃的话请慢慢食用【鞠躬】  BGM:一笑悬命--游助

《编号BZ-04551》(四)

I don’t want to be a substitute anymore.

神也,天地万物之统创者。闻神会怜人,给予关怀,使之获福。

 

如果、如果有神明的话。那他一定是聋了。

无数遍、无数遍。

“敬爱的神明啊。如果可以,请给予我们祝福吧。我们…也存活在这个世上。”

 

时光湮没了一切,仅只留下痛苦与无奈的呼救,最终匿于无尽的欢呼。

 


我们不是罪人。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

 

沉默了许久后,白泽笑着说着,“别这样,不好玩。”

“果然对你没用吗?”隗摩擦着手里的杯子,往靠背上用力撑了撑。看着杯里的咖啡转圈圈似的晃动。

“你还想知道什么?”白泽撇过头别再看他,“再来一杯吗?”

“嗯。”说着隗仰头将杯里的咖啡全部倒在了自己的嘴里,“麻烦再来一杯。”

“我去煮。”白泽接过杯子站起来往厨房走去,“呵,你还真不怕我下药?”

“那还真是劳烦您下药了。”隗起身也向厨房走去。

“不客气。“白泽笑了笑专心致志地开始磨咖啡豆,“你这点、和他还真是一样。”

 

隗慢慢地在餐桌旁坐下。看着白泽忙碌的身影。

这一切显得多么美好。

如果、二战、他、没有…

 

一个人会因生命的坎坷而不快、不安,甚至不甘。但从未言弃,就好像划破天际的流星,为满载星辉的日子勇往直前,让孤独常伴。他会喜欢上独坐窗前看日出日落,把孤独拥在怀中,在近似冰封的夜空中舔舐着葬花时的别样风情,再不去管天空云卷云舒。犹然记得,夕阳与孤鹜齐飞的场景,只待夕阳无限好,而秋水却难长天一色。夜幕降临,夜色驰骋在朗朗夜空,月儿爬天际,繁星照无眠。此刻,冰封的繁华似乎也找到一丝慰藉。

 

他是这样、他亦是这样。

 

“隗?隗?”白泽的手在隗的眼前来回晃动。“喂!鉮不够了吗?别开玩笑了。”

“我可没打算做这种无意义的行为。”隗笑着看了看四周,“你这还真是摆了各种各样的咖啡豆啊。”

“咖啡是个好东西,不是吗?”白泽拉开凳子坐下,“喝不同人煮的咖啡会有不同的味道。”

“啊啊那你的咖啡还真是难喝啊。”隗吐着舌头嫌弃道。

“到现在还用咖啡来刺激自己,很可笑是吗?“

“抱歉,亡储是没有眼泪的。我只能告诉你我很难过。“

“我知道。”白泽来回摩擦着手里的咖啡杯,像是在触碰着什么神秘的时光机器。


裂缝中残留着历史的灰尘。

散落一地的、只是尸骨。





【1918.12.26】


「喂!你们都给我站好!」一位穿着深色军服的男人大声喊道。

 

原本吵闹的训练场迅速安静了下来。4000个孩子的脸上除了兴奋,更多的是未知名的恐慌。

 

「从今天起,你们都是从属于协约国的士兵们。我想你们应该会感激的,至少不用在街头饿死冻死。作为士兵,你们当然要遵守规矩。逃兵、只有一个下场!」

 

「诶。鬼灯,你快看快看,那个人的裤拉链是不是没拉好咯咯咯」白泽用手捂着嘴偷笑,眼角的两簇红跳跃着。

「喂,嘘你小声点。还有不要叫我名字啊笨蛋,会暴露的。」鬼灯慌张的拍着白泽示意他赶紧站好。

「是!遵命!那叫你什么好呢…」白泽歪着头想着,手不停地蹭着鬼灯的衣袖。

「加加知!快住手熊孩子!」鬼灯忍无可忍大声地叫出来。

「……」

「……」

 

 

鬼灯和白泽并排走在回住所的路上。鬼灯的表情用一个表情形容就是“囧“了吧。白泽则是一脸高兴,还玩弄着不知什么时候抓来的草。

「喂都是你!难堪死了!还要罚写检讨…最差劲了。」

「干嘛啦…他裤裆开着这是事实啊!我又没有撒谎…」声音委屈的。

「别靠近我。熊孩子。」

「哦…」白泽的嘴角慢慢耷拉下来,低头一点一点的抓着手里的草。

 

鬼灯的脾气真的倔得很,直到晚上睡觉也没和白泽说一句话。白泽变的更难过了,本来一贯的“白泽showtime“也没心情管了,一股脑钻进被窝里蹭着床单心里念着“笨蛋鬼灯笨蛋鬼灯”入睡。

 

安静的夜里传来鬼灯的声音,床被晃动吱嘎吱嘎响。

白泽迷迷糊糊揉着眼睛坐起来,「嗯?鬼灯?怎么了?」

「妈妈!妈妈!不要走…不要走…我不要一个人…我怕…」鬼灯双手捂着耳朵蜷缩在一起,不断颤抖着。「嗯,我在这等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嗯我会乖乖的…妈妈你要快点回来…」

白泽愣了下,用手轻轻拍打着鬼灯的后背。「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快快入睡……」等到鬼灯慢慢舒开了紧蹙的眉毛,白泽拉了拉被子拍着鬼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笨蛋,我会保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