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禽兽君

是个正直纯洁的帅比

你若敢娶,我就敢嫁

*一如既往的逗比文系列

*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在寫些什麼系列

*一如既往的不嫌棄的話還請看下去【鞠躬

文/二火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莫名其妙的,白澤和鬼燈就要踏入婚姻的殿堂了…

 

 

事情確實發生的很突然。

鬼燈作為我的青梅竹馬+現任助理。對,只是那天和他一起順路回家。然後…然後幸運地被父母抓到?被啪啪啪?….不…只是他一個人被我父母拉到小房間里被啪啪啪了。其實具體說了什麼我也不清楚。我清晰的記得那晚鬼燈的表情,像極了坐在電腦前看著A片的少男們。而我父母是一臉淫笑的看著我,對,我確定那一定是淫笑。

 

 

白澤想著。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莫名其妙的,我和鬼燈就要踏入婚姻的殿堂了……我呸!你當我會這麼說么混蛋!”

 

“你自己答應的。我似乎征求過你的意見了。”鬼燈聳了聳肩,對著眼前穿著白色婚紗的白澤說著。翻領長袖,腰的部分有做適當的收縮,看起來能完美的體現他的腰的弧度,裙擺非常長,帶著幾層花式不一的流蘇…嗯…“還挺不錯的。你這一身。”

 

“別想讓我誇你!你穿著這一身西裝一點都不好看!一、點、都、不!難看死了!對!比隔壁李叔叔家的兒子還醜!…等…隔壁李叔叔是誰…反正就是很醜!對!很醜!”白澤露出一臉嫌棄的表情,挑剔地蹭著腳下的高跟鞋想要磨平似的。“還有!你那根本就不是征求我的意見!你這是強取民女!不對!強取民男!”

 

“你說說我倒怎麼沒問過你了。”

“‘白澤,週末跟我去試婚紗。’這算嘛!”

“你不是發出了‘嗯…’這類的聲音了嗎?”

“我那…混蛋!你明知道那是…我都還沒想明白就直接被你拉來了!你個腦子不知道被什麼擠了的外星生物!”

“外星生物…”

“你在想什麼?不打算道歉一下嘛?!”

“我只是在想外星生物的老婆要叫什麼。The alien wife?外星歐巴巴?外星生婆…”鬼燈自己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不加掩飾地笑了出來。

“….嘖!別笑了別笑了!你看店員都被你笑起來的醜樣子震驚了。趕緊換下來快走…”邊說著推著鬼燈進了換衣間,自己趕緊進了另一間。

 

忍不住捂著臉蹲下來。

 

 

切。我才沒覺得帥….

 

來著…

 

這是犯規…

 

誰允許能穿黑色的西裝了…

 

居然還笑了….

 

可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