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禽兽君

是个正直纯洁的帅比

若此为念

《若此为念》(1)

*腐向鬼白,拙劣的文笔,内有性描写,不喜请右上角

*相信我这一定是篇温馨文(捶胸脯) 

文/二火

→GO

 

 

 【8】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 ,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

 

【-1】

“鬼灯,我们一起去海南吧。” 

 

“为什么这么突然?我倒没什么意见。” 

 

 “嗯..倒也没什么啦..只是想想自己活了几千年了都没怎么旅游过,感觉有点惨(?)嘿嘿..”白泽慵懒地蹭了蹭底下的黑色和服,试图找一个舒服的位置。“更何况...要来了...”白泽想着。

 

“是么..那我看看最近的行程..那就后天吧。明天你想想要怎么玩,我可能会比较忙不能陪你。”鬼灯一只手放在键盘上飞快打着字,另一只手搭在腿上一团毛茸茸的不明生物身上,时不时地蹂躏一下。

“呃..那就说定了! 我去看看要准备什么...像什么必胜内衣之类的…哈哈哈哈这么说来好想看你穿啊,要是拍下来发给“猫又社”...嗯!感觉销量一定超过夺衣婆婆的写真集啊。哈哈或许当天头版头条..《地狱高官身着必胜内衣,姿态妩媚诱人》!!啊~我该实践一下的!真是充满了兴趣呢。”因为大笑,白泽的一双桃花眼变成了弯月状,本人不停地在榻榻米上滚来滚去试图渲染这种“略带悲伤”的气氛…

“真是的…不好笑么…”白泽一边说着一边挤着泪花。

“嗯…看来还真是不能太放纵你啊…真是一只调皮的白猪。嗯哼,时间差不多了。西洋地狱的使者一会儿就要到了,我得先回去。今晚…对..你可以期待一下今晚。”鬼灯看了一眼怀表,理好文件准备起身。怀里的人没有说话,嗯哼嗯哼的发着声音,用手摩擦着衣服边角,抱紧了身边的人。

 

 

 

这就是撒娇吧。

 

 

是的吧…

 

 

好吧。

认输了。

 

 

“好吧,你这只磨人的小妖精..”一下子抓起怀里的人,狠狠地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看来是等不到今晚了。”说完直接扒下来白泽的裤子。一只手往衣服里面摸索着,另一只手慢慢游走到下体开始揉搓起来。等到能够适应了,鬼灯先放入了两根手指。

“嗯…不要手指..”白泽一边发出哼哼声一边挪动着腰部。

鬼灯皱了下眉,倒吸了一口冷气。拔出手指,热乎乎的器具缓缓进入渴求着的红色穴口。

“…混蛋…慢、慢一点…啊…”

“明明这么渴求…慢慢来你会等不住吧”鬼灯抚上身下人涨红挺立的肉粒,不停地挑逗着。接着攫住那水润润的红唇,两人相互啃食着。

“等、不要…啊、啊…恶、恶鬼你慢一点啊…”白泽因为下体肿胀的不适应不停地挪动着臀部。房间里带着情色的气氛,两人的脸上都显出了红晕。

“你放松些。这么紧我怎么动。”鬼灯笑着开始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动着。

“总、总觉得…哈…总觉得…你今天好奇怪…呃…”

“怎么了?你觉得那里奇怪了?”

“…不…总觉得…你今天抚摸我的方式莫名的…温柔…”

“别把我平时说的好像在犯罪一样啊。明明是你情我愿的运动。”

“本来就是犯罪啊!唔…本来每次你就是粗暴的撕开了衣服,直接上…”白泽说的越来越小声,不好意思的往鬼灯胸口埋了埋。

“什么嘛,明明每次到最后你都很享受”

“住嘴!!!!!!!”

“嗯哼…白泽、我果然好喜欢你。各种意义上。”

 

“唔..嗯..什么嘛…跟个笨蛋似的…” 

 

“…嗯…呜啊…嗯…”

白泽的略带哭腔的娇喘声让鬼灯不由地又加快了些速度。紧接着一小股透明粘稠的液体从白泽的体内流出。

 

鬼灯将白泽横身抱起带入了浴室,冲洗干净,又小心翼翼地用毛巾擦拭他的身体。这一过程好像重大的仪式。最后将白泽放在床上,亲了一下额头上的眼睛,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真是个笨蛋。

 

床上的人嘟囔着。

 

 

 

还真是、令人舍不得。

 

 

 

《若此为念》(2)

文/二火

 

 

【0】

海南。海滩上。

“你是不是想问‘明明有这么多地方选,为什么不选像是北海道或是香格里拉这样比较浪漫的地方,而是海南’呢?”白泽笑咪咪地看着坐在旁边的鬼灯。“嗯..虽然很想告诉你…但是不行!”白泽撅着嘴吃着苹果糖,嘴里还不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你还真是会诱惑人。”鬼灯轻笑着靠近眼前的人,在他的嘴上轻轻地留下自己的痕迹。

 

【1】

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打在眼睑上,鬼灯微微地皱了一下眉,摸索着身边的人。“白猪…白猪…你已经起床了么?”身边空荡汤的,床褥上一丝温暖也没有。鬼灯赶紧坐起来着急地看看四周。

“白猪?白猪你在哪儿!”

 

被阳光衬的油光的桌子上有一小角白色露出。

纸条?

“…白猪?”鬼灯抓起它看了下去。

“该死的。你这只蠢猪,世上没有人比你更蠢了。就你最蠢了。”

 

 

 

 

 

致鬼灯:

这么说来是有点可笑啦。可是我没有办法对你说出口。从一开始和你见面就吵到现在可以融洽的呆在一起,我们确实经历了很多。不过呢,恐怕以后不行了。嘿嘿这样是有点蠢吧。你听我说完,不要生气,不要难过。

你知道的,我是一只神兽,可以带来好运嘛..所以呢…我要爱着所有人。但是我变得自私,我爱上了一个人,和其他人的不太一样。嘛..神呢是从人们的愿望当中诞生的..我也是啦…

所以很抱歉,我可能要消失了。

不要想念我。虽然很寂寞。

打赌吧,如果你想我你就输了。

阿香其实不错啊你可以多多留意她。

还有

想来海南的原因

 

 

 

我想和你一起到天涯海角。

 

 

 

【2】 

“工作好忙。”

【3】

“今天工作还是那么多。”

【4】

“确实好忙。”

【5】

“明明每天都这么忙了。”

【6】

“嗯…金丹、用完了。”

【7】

“明明是赌约。第一天就输了,为什么到第七天你还没有出现指着我大声地笑,明明这是看我出丑的最好时机…真是一只笨猪。”

【8】

“你曾经教我念的《梦江南》…真是没想到有一天里面的心情会印在我身上。古诗词还真有魅力。我已经过了一次灰,你还真是残忍,让我再经历一次。”

【9】

斜风细雨正霏霏。画帘拖地垂。屏山几曲篆香微。闲亭柳絮飞。

新绿密,乱红稀。乳莺残日啼。余寒欲透缕金衣。落花郎未归。

 

【10】

“我新学的一首词。名字叫《醉桃源》。”

 

 

 

桃源、桃源乡、桃源乡里

 

有一只可爱的神兽

 

大概可以用可爱来形容

 

如果他不轻易消失的话

 

 

 

 

 

 

《若此为念》(3)

文/二火

 

 

【鬼灯大人!鬼灯大人!发生了!呼呼..】桃太郎边跑边大声叫嚷着,路经之处的人们沒有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的。

 

【怎么了?】鬼灯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揉了揉两侧的太阳穴。【桃源乡发生什么了吗?】

 

【大人听过神明是会涅槃的吗?就是..就是..】不等桃太郎说完鬼灯立马动身去往桃源乡

【大人,等等我!等等我啊鬼灯大人!】桃太郎跟在后面拼命追赶。一路上鬼灯什么话都沒有说,只是望着要去的方向不停歇的赶去。一路上桃太郎快跑跟着鬼灯,好不容易到了桃源乡,才能喘口气。

  

【桃太郎,这就是你要我见的人么?】声音的来源处是一个大约五岁的孩童,全身穿着白色的衣服。他与天使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沒有翅膀,还有眼角的两小簇跳跃的桃红。

 

鬼灯愣了一下,没有记忆吗?也好。即使有点寂寞又怎么样,还好他还活着。中国人口这么多,他会无限更替后代的吧。感觉松了口气。当真看到成人版的,感觉自己会冲上去当场把他扒得内裤不剩。对着小孩脑补算是猥亵罪吗?那还真是糟糕。

 

【对!对!他是...】桃太郎喘着气应声道,话还没说完又被鬼灯打断。

 

【真是荣幸能见到白泽大人,吾名鬼灯,是地狱阎魔大王的第一助理。】鬼灯向对面的人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今日听说白泽大人更代,前來是想邀您四处走走,联络一下感情,不知白泽大人能否赏脸】鬼灯退了一步示意。孩童也很配合的向前走去。

 

桃太郎忍不住拉住鬼灯,【这...鬼灯大人..您为什么不告诉白泽大人他是您一直等待的那个人,如今好不容易重生...这…】

 

【他已经不记得了,我怎么可能在让他承受之前的痛苦,能见到…就好吧...】鬼灯扯出了一个笑脸示意桃太郎不必担心。

 

桃太郎叹了口气,【这鬼灯大人笑的可真牵强,全显在脸上了,根本掩饰不了。只希望白泽大人加把劲能想起这一切吧,这几千年的记忆,还真是沉重啊。】

 

 

 

 两人离开桃源乡,像是漫无目的地走着。

【白泽大人,请问你..】鬼灯刚开口问身边的孩子。

 

【別什麼白泽大人白泽大人的,不要对我用敬语,听着好别扭。我想去现世玩玩,还有、让我坐在你的肩膀上,走了这么久好累。】白泽捶了捶腿一脸不悦的说着。

 

【呵呵,还真是,一点沒变。】鬼灯笑了笑,把白泽举起放在肩上,【坐稳了。】

 

白泽的小手抱紧了鬼灯的脖子,【嗯,有种骑小马的感觉,似乎还不错】,露出了干净的笑容。

 

两人相视一笑享受着此刻的乐趣。

 

 

 

 

 

 

 

 

 

 

 

若此为念(4)

文/二火

 

白泽。

你告诉我。

你撒谎了对吗。

 

我没有。

 

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大约五岁的小孩子。可是看到原模原样的你还真是令我感到惊奇啊。白泽大人。

鬼灯苦笑了一下。

 

 

你可以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明明这个时间你不该来的。

白泽蹭了蹭手里的药往身后一藏。

 

 

我还真是不受欢迎。白泽大人就不想解释一下?重生的神明为什么可以几天之内恢复成人的样子还带有记忆。

 

 

 

 

因为我没死。

 

 

 

这是鬼灯离开桃源乡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离开了那儿。明明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抬起头看到他的脸之后大脑就无法控制双腿的行动。

 

 

 

 

白泽。

 

 

 

 

我爱了你几千年

 

哪又如何

 

 

……

 

【鬼灯因为工作太多太过疲惫我休了他几天假。阿香,你来帮忙吧。】阎王叹了口气说道。

【不告诉白泽好吗?】

【他应该预知到了。】

【那假死的那件事也是?】

【大概是的。】

 

……

 

 

 

 

白泽。

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你会难过死的。笨蛋。

 

 

告诉我。

为什么。

 

 

每一世每一世你都这样。这么令人讨厌。像个笨蛋一样。

 

 

是吗….

 

嗯。

第一世神界和魔界发生战争。我想你也记不得了。我都喊着让你快走,还像个笨蛋一样的跑回来替我死。你死的样子真是一点都不好看。

第二世以为能平平凡凡的和你一起老去。没想到你作为童子祭品,而我是将你活埋的那一个。这还真是讽刺。

而这世。我会被天讨伐。你、会在我身边看到这一切。我讨厌这样子。

再见,笨蛋。

 

 

 

希望下一世…

 

 

 

 

 

白泽!

 

 

鬼灯从床上坐起来,喘着大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像是想懂了什么,赶紧穿上外衫走出去。

 

 

 

白泽!白泽!

 

鬼灯到桃源乡想要寻找某人的身影。

未果。却看到一个披着白色外衣的小孩子。

 

 

你、你是讨伐队的人?

 

不,我只是凭着个人意愿来的

最后他笑着留下了眼泪说了

 

下一世

 

 

 

 

下一世…

 

我一定会生气的把这一切都讨回来的。

有种你等着我

 

 

白泽。

 

 

 

 

 

 

完【


评论

热度(3)